专业刑辩18年 我们只做刑辩

重庆智豪律师事务所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两路口新干线大厦B栋22层(整层)

孙某受贿罪上诉案——十年改判八个月

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5)渝高法刑终字第00171号
 
原公诉机关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孙某,男,汉族,1964年10月18日出生,大学文化,原系重庆市巫山县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主任,住重庆市江北区。因本案于2014年8月28日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同年9月4日被刑事拘留,同月18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重庆市万州区看守所。
  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理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指控被告人孙某犯受贿罪一案,于2015年8月11日作出(2015)渝二中法刑初字第00031号刑事判决。宣判后,原审被告人孙某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1月2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重庆市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黄基琴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孙某及其辩护人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认定:2008年2月至2014年8月,被告人孙某在先后担任巫山县电力煤炭局局长、巫山县煤炭工业管理局局长、巫山县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主任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多次非法收受黄某、陈某、李某、张某、唐某、夏某、郭某、杨某、向某、施某、马某、尹某、李某1、樊某、李某2、秦某、王某、柴某、柯某、魏某、谭某等人的现金共计人民币92万元、美元1万元,为他人谋取利益。
  上述事实,有《干部履历表》、《干部任免审批表》、《公司登记申请书》、《公司股东出资信息》、重庆煤矿安全监察局、巫山县煤炭工业管理局、巫山县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的相关文件、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等证据证实。
  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孙某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现金人民币92万元、美元1万元,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孙某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主动供述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大部分犯罪事实,可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第二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九十三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被告人孙某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十五万元;对被告人孙某的犯罪所得92万元人民币、1万美元予以追缴。
  上诉人孙某及其辩护人提出:原判认定孙某受贿金额有误,孙某没有收受陈某2011年下半年送的10万元人民币;收受黄某、唐某、向某、夏某、魏某、张某、郭某、杨某、施某、马某、尹某、樊某、李某2、秦某、王某、柴某、柯某、谭某等人所送的共计67万元人民币和1万美元,属年节收受礼金,系私人往来,当事人没有任何请托事项,孙某也没有为当事人谋取利益,不构成受贿;原判量刑过重,请求二审法院改判。
  重庆市人民检察院认为,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程序合法,定性准确,量刑适当。孙某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不能成立,建议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审理查明:
  一、上诉人孙某于2008年2月至2010年4月任巫山县电力煤炭局局长,2010年4月至2012年3月任巫山县煤炭工业管理局局长,2012年3月至2014年8月任巫山县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主任,2012年10月始,任巫山县民营经济发展专项资金审批补助领导小组成员兼办公室主任。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干部履历表》、《公务员登记表》、《干部任免审批表》、《巫山县县管领导干部年度考核登记表》、委发〔2008〕9号《关于提名张某1等同志职务任免的通知》、巫山府人〔2008〕2号《巫山县人民政府关于张某1等同志职务任免的通知》、巫山府人〔2012〕7号《巫山县人民政府关于陈某1等同志任职的通知》、山经信委〔2012〕12号《中共巫山县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关于上报领导班子成员分工的报告》、巫山府办发〔2012〕130号《巫山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成立巫山县民营经济发展专项资金审批补助领导小组的通知》等书证,证明孙某的国家工作人员身份及任职的基本情况。
  2.上诉人孙某关于其任职情况的供述,与上述书证证实的内容相一致。
  二、上诉人孙某在担任巫山县电力煤炭局局长、巫山县煤炭工业管理局局长、巫山县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主任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多次非法收受黄某、陈某、李某、张某、唐某、夏某、郭某、杨某、向某、施某、马某、尹某、李某1、樊某、李某2、秦某、王某、柴某、柯某、魏某、谭某等人为感谢孙某的关照而送的现金共计人民币92万元,美元1万元,具体事实如下:
  (一)2010年6月至2012年5月,黄某(已另案处理)与刘某、陈某2共同投资经营巫山县老水井湾煤矿、丁家湾煤矿、官河煤矿。
  2010年9月的一天,孙某受黄某邀请在巫山县城开源鱼庄吃饭时,收受了黄为得到关照而送的1万美元。
  2011年年底的一天,孙某在其位于巫山县章家湾的家中,收受黄某为了感谢其对黄煤矿的关照而送的10万元人民币。
  2012年年底的一天,孙某在其家楼下,收受黄某为了感谢其对黄在巫山经营煤矿期间的关照而送的10万元人民币。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巫山煤发〔2011〕105号《巫山县煤炭工业管理局巫山县老水井湾煤矿整合工程进行建设的通知》、巫山煤文〔2011〕75号《巫山县煤炭工业管理局关于巫山县丁家湾煤矿整合开采设计审查的请示》、巫山煤文〔2011〕76号《巫山县煤炭工业管理局关于巫山县丁家湾煤矿整合工程安全设施设计审查的请示》等书证,以上书证均由孙某签发。证明孙某对黄某投资的煤矿给予了支持。
  2.证人黄某证实,他从2010年6月8日至2012年年底,一直在巫山县经营煤矿。
  2010年中秋节前,他们刚在巫山买了老水井湾煤矿,为了得到时任巫山县煤管局局长的孙某的支持和关照。他通过唐某约孙某吃饭时,送给孙1万美元。
  2011年年底春节前,他到孙某的住家,以拜年的名义送给孙10万元人民币。
  2012年年底春节前,他请孙某吃饭后,在孙的住处楼下,送给孙10万元人民币,并说快过年了,感谢孙过去的关照。
  孙某任巫山县煤管局局长期间,对他们经营的三个煤矿都很支持。
  3.上诉人孙某供述收受黄某1万美元与20万元人民币的事实,与证人黄某证实的内容基本一致。
  (二)2011年下半年的一天,孙某在家中收受巫山县胜利煤矿、十里坪煤矿、大梁子煤矿负责人陈某为感谢其在煤矿转让及日常经营中的关照所送的10万元人民币。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巫山县煤炭工业管理局出具的材料,证明陈某于2009年1月至2014年5月先后系巫山县十里坪煤矿、原胜利煤矿、大梁子煤矿股东。
  2.证人陈某证实,他一直在巫山经营煤矿,因工作关系和孙某熟识。2011年5至7月份的一天晚上,他在孙某家将用黑色塑料口袋装起的10万元钱送给孙,并感谢孙这几年的关照。他送钱就是想跟孙搞好关系,孙也确实比较关照他。
  3.上诉人孙某供述收受陈某10万元人民币的事实,与证人陈某证实的内容基本一致。他还供认,陈某送钱给他,主要是感谢他平时以及在陈转让煤矿过程中的关照,也是想跟他搞好关系,以后在煤矿生意上继续得到他的关照。
  (三)2009年8、9月的一天,孙某在重庆东和花园酒店附近,收受巫山县三县矿业有限公司股东李某为了在大面坡煤矿经营上得到关照所送的2万元人民币。
  2011年5、6月的一天,孙某在其办公室,收受李某为了大面坡煤矿能通过验收所送的5万元人民币。
  2011年年底,孙某在巫山县一餐馆楼下,收受李某为了感谢其在大面坡煤矿验收过程中给予的关照所送的2万元人民币。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公司设立登记申请书》、《公司股东出资信息、变更登记》等书证,证明2009年10月19日,巫山县三县矿业有限公司成立,李某出资49万,系该公司股东。
  2.渝煤安监监察字〔2009〕238号《重庆煤矿安全监察局关于巫山县三县矿业有限公司大面坡煤矿开采初步设计安全专篇的批复》、渝经煤管〔2009〕292号《重庆市经济委员会关于大面坡煤矿建设开采设计的批复》、巫山电煤发〔2010〕2号《巫山县电力煤炭局关于巫山县大面坡煤矿新建工程进行建设的通知》、巫山县煤炭工业管理局综合科公文处理单(《关于大面坡煤矿变更初步设计的批复》)、巫山煤发〔2011〕112号《巫山县煤炭工业管理局关于巫山县大面坡煤矿新建工程初步验收和工程质量认证意见》、巫山县煤炭工业管理局综合科公文处理单(《关于巫山县三县矿业有限公司大面坡煤矿新建工程竣工综合验收的批复》)、巫山县煤炭工业管理局综合科公文处理单(《关于巫山县三县矿业有限公司大面坡煤矿新建工程安全设施竣工验收的批复》)等书证,以上书证均由孙某签发。证明孙某对三县矿业公司的大面坡煤矿给予了支持。
  3.证人李某证实, 2009年8、9月份的一天上午,他在重庆渝北区黄泥塝附近遇到孙某,孙说送女儿去山东上大学。他就约孙某在附近的福聚餐厅吃午饭,饭后他送给孙2万元钱。他是想借此机会感谢孙平时对大面坡煤矿的支持。
  2011年5、6月份的一天,大面坡煤矿快要验收了,他到孙某在巫山县煤管局的办公室,送给孙5万元钱。此次给孙某送钱,是想跟孙搞好关系,好让他们煤矿顺利通过验收。
  2011年年底的一天晚上,他得知孙在外面吃饭,就赶到孙吃饭的餐馆楼下,以拜年为名送给孙2万元钱。2011年年底他们大面坡煤矿的综合验收通过了,他送这2万元钱就是为了感谢孙在煤矿验收过程中的关照和支持。
  4.上诉人孙某供述的内容与证人李某证实的内容基本一致。他还供认,李某给他送钱,就是想跟他搞好关系,以得到他的关照和支持。
  (四)2010年5、6月的一天,上诉人孙某在其办公室,收受琳涛煤业公司法人代表张某为了建洗煤厂得到支持而送的5万元人民币,并在8月签字同意张某开办洗煤厂。
  2010年年底的一天,孙某在其办公室收受张某为了感谢其在开办洗煤厂上的关照所送的2万元人民币。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巫山县煤管局材料,证明张某系原巫山县双凤朝阳煤矿股东,2009年该煤矿与原银鑫煤矿合并为银鑫煤矿,张某系银鑫煤矿股东。
  2.公司基本情况、出资情况证实,2010年7月8日,张某出资成立巫山县琳涛煤业有限公司,经营范围包括洗煤、选煤服务等。
  3.《巫山县琳涛煤业有限公司立项申请》、《福田镇双凤朝阳煤矿一井关于筹建巫山县琳涛煤业有限公司的申请》、《巫山县原煤加工项目立项申请表》等书证均由孙某签字同意,证明孙某在张某开办洗煤厂的事情上予以了支持。
  4.证人张某证实, 2010年上半年的一天,他到孙某的办公室,说准备搞一个洗煤厂,要到煤管局这边来签一个意见,到时候还要麻烦孙多关照一下,孙表示同意。临走时,他将5万元钱放进孙的办公桌抽屉里面。
  2010年年底的一天,他到孙某办公室,以过节的名义将2万元钱放进孙的办公桌抽屉里面。
  5.上诉人孙某的供述与证人张某证实的内容基本一致。他还供认,张某之所以送他钱,是因为张一直在巫山搞煤矿,想跟时任煤管局局长的他搞好关系。张某第一次给他送钱,是希望能够把双凤朝阳煤矿和银鑫煤矿的整合进度加快,让煤矿尽快生产;当时张某跟他说准备搞洗煤厂,需要煤管局同意,他表示支持并且后来也是签字同意的;张某的洗煤厂建好后,张第二次给他送钱是表示感谢。
  (五)2009年、2010年年初,上诉人孙某在其办公室,二次收受金田煤矿股东、黛溪老磨坊食品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唐某为使金田煤矿得到关照所送的各1万元人民币,共计2万元人民币。
  2011年、2012年年初,孙某在家中二次收受唐某为了感谢其对唐经营煤矿的关照所送的各1万元人民币,共计2万元人民币。
  2013年、2014年的年初,孙某在其经信委办公室,二次收受唐某为了感谢其在民营经济补助资金项目申报上给予的关照所送的各1万元人民币,共计2万元人民币。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巫山县煤管局材料,证明唐某于2008年1月至2010年5月系巫山县金田煤矿股东。
  2.公司基本情况,证明唐某系巫山县黛溪老磨坊食品有限公司股东。
  3.巫山电煤文〔2008〕243、246号《巫山县电力煤炭局关于对巫山县金田煤矿竣工验收的请示》;重庆市煤监局、重庆市经委《批复》等书证证实,2008年11月、12月,在孙某主持下,巫山县煤管局经初验认为金田煤矿验收合格,分别请示重庆市煤监局、重庆市经委。2009年3月,上述二单位下达批复,同意金田煤矿竣工验收。证明孙某为金田煤矿的验收通过提供了帮助。
  4.巫山经信联发〔2012〕54号《关于下达巫山县民营经济发展专项资金2012年资金计划的通知》;《财政专项资金拨款申请表》、《预算拨款凭证》证明,孙某同意2012年度向巫山县黛溪老磨坊食品有限公司万吨红薯粉丝产业技改项目提供补助金50万元,2013年1月经孙某同意,实际拨付。
  5.证人唐某证实, 2009年年初快过春节时,他到孙某在煤管局的办公室,以拜年名义送给孙1万元钱。
  2010年年初春节前的一天,他到巫山县煤管局办事,以拜年名义送给孙1万元钱。
  因为孙某当时是巫山煤管局局长,他在巫山经营煤矿,很多方面需要孙的支持、关照,他送这2万元钱就是为了跟孙搞好关系,希望孙不要为难金田煤矿。
  2011年年初的一天,当时他已经把他在金田煤矿的股份卖了,他想孙某当局长这两年还是比较关照金田煤矿,他就到孙家以拜年为名送了1万元钱。
  2012年年初春节前的一天,为了感谢孙某之前在他搞煤矿期间的支持和关照,他来到孙在巫山净坛二路的家中以拜年为名送了1万元钱。
  2012年下半年,巫山县黛溪老磨坊食品有限公司向巫山经信委申请一笔民营经济发展专项资金,后来该项目顺利的批下来了。2013年1、2月份的一天,他到孙某在经信委的办公室,以拜年为名送给孙1万元钱。
  2013年,黛溪老磨坊食品有限公司顺利获得了50万元的民营经济发展专项资金。2014年春节过后的一天,为了感谢孙某在他们公司申报这个项目及获得该项目的资金过程中的支持,他到孙在经信委的办公室,以拜年为名送给孙1万元钱。
  6.上诉人孙某的供述与证人唐某证实的内容基本一致。他还供认,2009年、2010年唐某给他送钱是因为唐在搞煤矿生意,想跟他搞好关系,以得到他的支持和关照;2011年和2012年的两次送钱,唐某虽然没有搞煤矿了,但也是出于感谢他以前的关照;2013年和2014年,他到经信委之后,唐某的黛溪老磨坊食品有限公司申报了巫山的民营补助资金,所以唐给他送钱。
  (六)2009年年初,上诉人孙某在其家楼下,收受原巫山县老鹰岩煤矿、柏杨坪煤矿、胡家湾煤矿、闵家湾煤矿股东夏某为感谢其对夏煤矿的关照所送的2万元人民币。
  2009年8月、2010年初、2011年初、2011年中秋节前,孙某在其办公室,四次收受夏某为感谢其对夏煤矿的关照所送的各1万元人民币,共计4万元人民币。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巫山县煤管局材料,证明夏某系原巫山县老鹰岩煤矿、柏杨坪煤矿、闵家湾煤矿、胡家湾煤矿股东。
  2.巫山电煤发〔2008〕37号《巫山县电力煤炭局关于巫山县老鹰岩煤厂等企业煤炭生产安全费提取和使用管理符合要求的证明》;巫山电煤发〔2008〕44号《巫山县电力煤炭局关于巫山县龙溪镇柏杨坪煤矿恢复生产的通知》;巫山煤函〔2010〕21号《巫山县煤炭工业管理局关于福星煤矿等四个主体矿井向柏杨坪煤矿等四个被整合资源利用矿井提供民爆物品的函》;巫山煤文〔2010〕49号《巫山县煤炭工业管理局关于巫山县胡家湾煤矿安全设施设计审查的请示》;巫山煤发〔2010〕108号《巫山县煤炭工业管理局关于同意胡家湾煤矿恢复生产的批复》等书证,上述书证均由孙某签发,证明孙某对夏某所投资的煤矿给予了支持。
  3.证人夏某证实,2009年年初春节前的一天,他在孙某家楼下把装有2万元钱的信封送给了孙。
  2010年年初春节前的一天,他到孙某在巫山县煤管局的办公室,以拜年名义送给孙1万元钱。
  2011年年初春节前的一天,他到煤管局办事后,到孙某的办公室,把装有1万元钱的信封放在孙的办公桌上。
  2011年中秋节前的一天,他到煤管局办事后,到孙某的办公室,将装有1万元钱的信封放在孙的办公桌上。
  2009年8月份,孙某女儿考上大学,他在孙的办公室送了1万元钱。
  他给孙某送钱,是因为孙是煤管局局长,他想跟孙搞好关系,以在日常的工作中得到孙的关照。
  4.上诉人孙某的供述与证人夏某证实的内容基本一致。他还供认,夏某一直在开煤矿,双方有工作上的往来。夏某给他送钱,主要还是想借拜年、过节等名义跟他搞好关系,希望在日常的工作上得到他的支持、关照。
  (七)2010年6、7月的一天,上诉人孙某在其办公室,收受巫山县老水井湾煤矿股东郭某为感谢其对郭煤矿的关照所送的5万元人民币。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巫山电煤文〔2008〕158号《巫山县电力煤炭局关于巫山县邓家乡老水井湾煤矿扩建项目立项的请示》、巫山电煤文〔2008〕159号《巫山县电力煤炭局关于巫山县邓家乡老水井湾煤矿技改开采设计审查的请示》,该两份文件均为2008年8月13日由孙某签发,证明孙某对老水井湾煤矿在工作上给予了支持。
  2.证人郭某证实,2010年6、7月份的一天,他把老水井湾煤矿卖了,准备离开巫山回荣昌。他到孙某的办公室送给孙5万元钱。他在巫山做煤矿生意这几年,孙某作为煤管局局长没有为难过他们煤矿,他送钱是表示感谢。
  3.上诉人孙某的供述与证人郭某证实的内容基本一致。他还供认,郭某在巫山投资老水井湾煤矿,他作为煤管局局长,没有为难过老水井湾煤矿,加上郭转让煤矿也赚了不少钱,郭送给他5万元钱是表示感谢。
  (八)2009年至2011年每年年初春节前,上诉人孙某在其办公室,三次收受巫山县泰兴源矿业有限公司股东杨某为了搞好关系所送的各1万元人民币,共计3万元人民币。
  2010年上半年的一天,孙某在其办公室收受杨某为了泰兴源煤矿不被关闭所送的2万元人民币。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巫山县泰兴源矿业有限责任公司材料,证明杨某是该公司的股东。
  2.巫山电煤文〔2008〕24号《巫山县电力煤炭局关于巫山县泰兴源煤矿调整建设规模立项的请示》、巫山煤发〔2011〕143号《巫山县煤炭工业管理局关于巫山县泰兴源煤矿新建工程进行建设的通知》等书证,以上书证均由孙某签发,证明孙某在工作上给予了泰兴源煤矿支持。
  3.证人杨某证实,他在巫山县经营煤矿期间给时任巫山县煤管局局长的孙某分四次共计送了5万元钱。其中,2009年、2010年、2011年春节期间他每次给孙送了1万元钱,共计3万元钱;2010年上半年他给孙送了2万元钱。
  他分三次以拜年的名义给孙某送这3万元钱,就是为了跟孙搞好关系,希望孙对他经营的煤矿给予关照。2010年上半年他给孙某送2万元钱,是因为当时巫山要关闭一批煤矿,他希望孙不要关闭泰兴源煤矿。
  4.上诉人孙某的供述与证人杨某证实的内容基本一致。他还供认,杨某在每年春节期间给他送钱,是想通过拜年名义同他搞好关系,希望在日常工作上得到支持和关照;2010年上半年的那次,杨某是希望他在煤矿关闭以及煤矿建设上进行关照,不要把杨的煤矿关闭了。
  (九)2013年1月、2014年1月,巫山县宏泰建材有限责任公司分别获得民营经济补助资金各20万元人民币。2013年、2014年年初,上诉人孙某在其巫山县经信委的办公室,分别收受该公司法人代表向某为了感谢其在申报项目以及资金拨付上的帮忙所送的1万元人民币、2万元人民币,共计3万元人民币。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公司基本情况,证明向某系巫山县宏泰建材有限责任公司法人代表。
  2.巫山经信联发〔2012〕54号《关于下达巫山县民营经济发展专项资金(区县切块资金)2012年资金计划的通知》、巫山经信联发〔2013〕58号《关于下达巫山县民营经济发展专项资金(区县切块资金)2013年资金计划的通知》、财政专项资金拨款申请表、预算拨款凭证、财政专项资金拨款申请表、预算拨款凭证等书证,上述书证上孙某均签字同意。经孙某同意,2013年、2014年,巫山县宏泰建材有限责任公司两次分别获得经信委民营补助资金各20万元,共计40万元。证明孙某在宏泰建材有限责任公司获得民营经济补助资金的事项上给予了帮助。
  3.证人向某证实,2013年年初春节前的一天,他到巫山县经信委主任孙某的办公室,为感谢孙帮公司获得民营项目专项资金的补助,以过春节为由送给孙1万元钱。
  2014年2月份春节后的一天,他到孙某的办公室,为感谢孙帮助公司获取民营项目补助资金,送给孙2万元钱。
  他给孙某送钱的原因是:孙是巫山经信委的主任,他们公司在2012年和2013年申报民营项目专项补助资金的时候,孙帮他们公司签字审批通过,让他们公司这两年每年都获得了20万元的民营项目专项补助资金。他希望通过拜年的方式跟孙某把关系搞好,以后能向重庆市推荐他们公司,获得更多的民营补助资金。
  4.上诉人孙某的供述与证人向某证实的内容基本一致。他还供认,向某给他送钱,一是因为向某的民营企业一直在申报民营补助资金,这方面是他们经信委在牵头,而且领取补助资金时也需要他签字;二是向某借拜年名义来给他送钱,是想同他搞好关系,希望能得到他的支持和关照。
  (十)2009年年初的一天,上诉人孙某在其办公室,收受巫山县合兴煤矿有限责任公司法人代表、梳子坪矿井股东施某为了感谢其对施煤矿的关照所送的1万元人民币。
  2010年年初的一天,孙某在巫山县城一家餐馆,收受施某为了感谢其对施煤矿的关照所送的1万元人民币。
  2011年年初的一天,孙某在其办公室收受施某为了感谢其对施煤矿的关照而委托章某代送的1万元人民币。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公司基本情况、出资者情况、巫山县煤管局出具的说明,证明施某系巫山县合兴煤矿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合兴煤矿梳子坪矿井股东。
  2.巫山电煤文〔2008〕21号《巫山县电力煤炭局关于延续巫山县梳子坪煤矿采矿许可证有效期的请示》、巫山电煤文〔2008〕221号《巫山县电力煤炭局关于笃坪乡梳子坪煤矿隐患整改情况的报告》等书证,以上书证均由孙某签发,证明孙某给予了梳子坪煤矿支持。
  3.证人施某证实, 2009年年初春节前的一天,他在巫山煤管局办事情,顺便到孙某办公室以拜年为名送给孙1万元钱。
  2010年年初春节前的一天,他请孙某与巫山煤管局一些领导吃饭。饭后他将孙拉到一边,以拜年名义送给孙1万元钱。
  2011年年初快过春节时,他因为有事情先回了宜昌,就拿了1万元钱交给他们公司的工作人员章某,让章代表他去给孙某拜个年。后来章某跟他说已经给孙拜了年。
  因为孙某当时是巫山县煤管局局长,他是外地人在巫山搞煤矿,他以拜年为名送这3万元钱就是想跟孙保持好关系,希望孙能够关照和支持他们煤矿。
  4.证人章某证实,平时大家都叫他章某,他在巫山县合兴煤矿责任有限公司下面的梳子坪煤矿上班。2011年年初春节前的一天,施某要回湖北老家,就给了他1万元钱,让他送给煤管局局长孙某。几天后,他到孙某的办公室将这1万元钱送给了孙。
  5.上诉人孙某的供述与证人施某、章某证实的内容基本一致。他还供认,施某是合兴煤矿的负责人,也是合兴煤矿梳子坪矿井的股东。施某给他送钱,是想借拜年的名义同他搞好关系,希望在日常工作上得到他的支持和关照。
  (十一)2010年年初的一天,上诉人孙某在其家楼下,收受巫山县欣和煤业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马某为了感谢其对马煤矿的关照所送的1万元人民币。
  2011年年初的一天,孙某在其办公室,收受马某为了感谢其对马煤矿的关照所送的1万元人民币。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公司基本情况、出资者情况、巫山县煤管局出具的说明,证明马某系巫山县欣和煤业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黄矿坪煤矿股东。
  2.巫山电煤发〔2008〕25号《巫山县电力煤炭局关于巫山县龙溪镇黄矿坪煤矿整改方案的批复》;巫山煤文〔2011〕31号《巫山县煤炭工业管理局关于巫山县黄矿坪煤矿安全设施设计审查的请示》;巫山煤文〔2011〕64号《巫山县煤炭工业管理局关于巫山县欣和煤业有限公司黄矿坪煤矿新建项目立项的请示》等书证,以上书证均由孙某签发,证明孙某给予了黄矿坪煤矿支持。
  3.证人马某证实,2010年春节前的一天,他赶到孙某在巫山县净坛二路的家楼下,以拜年名义把两箱脐橙送给孙某,其中有一箱打开的脐橙里面放了装有1万元人民币的信封,他还特意提醒了孙注意一下开了箱的脐橙。
  2011年春节前的一天,他到孙某在煤管局的办公室以拜年为名送给孙1万元钱。
  他给孙某送钱的原因主要是,他在巫山经营煤矿,想通过拜年的方式跟孙把关系搞好,希望在以后的工作上能得到支持和关照;另外,黄矿坪煤矿没有取得安全生产许可证,他希望孙能给予关照。
  4.上诉人孙某的供述与证人马某证实的内容基本一致。他还供认,马某在巫山投资煤矿,和他平时工作上有联系。马某给他送钱,就是想和他搞好关系,希望得到他的支持和关照。
  (十二)2011年、2012年年初,上诉人孙某在其家中,二次收受巫山县合兴煤矿股东尹某为感谢其对尹煤矿的关照所送的各1万元人民币,共计2万元人民币。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巫山县煤管局出具的材料,证明尹某系巫山县合兴煤矿股东。
  2.巫山煤发〔2011〕134号《巫山县煤炭工业管理局关于巫山县合兴煤矿有限责任公司扩建(整合)工程进行建设的通知》,该书证系由孙某签发,证明孙某对合兴煤矿给予了支持。
  3.证人尹某证实,他在巫山搞煤矿的时候,与担任煤管局局长的孙某因为工作关系熟识。2011、2012年的每年年初,他都以拜年为名每次送给孙某1万元人民币,总共2万元人民币。
  他给孙某送钱的原因是,2010年下半年,他开始在巫山投资合兴煤矿,要想在巫山发展做大,必须要跟时任巫山煤管局局长的孙把关系搞好。他在投资经营合兴煤矿B区期间得到了孙的关照和支持。
  4.上诉人孙某的供述与证人尹某证实的内容基本一致。他还供认,尹某之所以给他送钱,是想以拜年的方式同他搞好关系,希望得到他的支持和关照。
  (十三)2011年下半年的一天,上诉人孙某在其办公室,收受奉节县泰州物资有限公司股东李某1为尽快领取调运电煤补贴款所送的2万元人民币。2011年10月,泰州物资有限公司领取了94.5174万元电煤补贴款。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奉节县泰州物资有限公司工商资料,证明李某1系该公司股东。
  2.巫山县煤管局凭证清单、中国建设银行电汇凭证、收款收据,证实2011年10月18日,奉节县泰州物资有限公司从巫山县煤管局领取了94.5174万元电煤补贴款。
  3.证人李某1证实,2011年下半年年底的一天,他为了奉节县泰州物资有限公司电煤补贴款拨款的事情,在孙某的办公室送给孙2万元人民币。之后孙在这个事情上没有为难他们,他们公司前后共计获得了100多万元的补贴款。
  4.上诉人孙某的供述与证人证实的内容基本一致。他还供认,当时李某1的泰州物资公司为巫山调运电煤,李给他送钱,也是为了尽快领取电煤补贴款。
  (十四)2009年7月份的一天,上诉人孙某在其老家,收受巫山县三县矿业有限公司执行董事、股东樊某为感谢其对樊煤矿的关照所送的1万元人民币。
  2010年年初的一天,孙某在办公室,收受樊某为感谢其关照所送的1万元人民币。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三县矿业有限公司的工商资料,证明2009年10月19日该公司成立时,樊某系该公司执行董事、股东。
  2.《巫山县三县煤矿改扩建延期申请书》、巫山煤文[2011]13号《关于三县煤矿变更扩建初步设计的请示》与渝煤行管[2011]181号《批复》等书证材料,以上书证均有孙某的批注,证明孙某对巫山县三县煤矿以及三县矿业有限公司在工作上给予了支持。
  3.证人樊某证实,2009年6、7月的一天,他知晓孙某回笃坪后,就找到孙并送给孙1万元钱。
  2010年年初春节前的一天,他到孙某在煤管局的办公室,以拜年名义送给孙1万元钱。
  他给孙某送这2万元钱,一是想同孙搞好关系,希望在工作上能够得到他的支持;二是想感谢孙对三县矿业有限公司以及三县煤矿的关照。
  4.上诉人孙某的供述与证人樊某证实的内容基本一致。
  (十五)2009年、2010年年初,孙某在其家中,二次收受巫山县双桥煤矿法定代表人李某2为能得到其关照所送的各1万元人民币,共计2万元人民币。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巫山县煤管局出具的材料, 证明李某2于2008年1月至2010年5月系巫山县双桥煤矿法定代表人。
  2.证人李某2证实,2009年春节前的一天,他到孙某家中,以拜年为名送给孙1万元钱。
  2010年春节前的一天,他到孙某的家中,以拜年名义送给孙1万元钱。
  他以拜年名义给时任煤管局局长的孙某送钱,就为了和孙搞好关系,希望得到关照。
  3.上诉人孙某的供述与证人李某2证实的内容基本一致。他还供认,李某2之所以以拜年为名给他送钱,就是想同他搞好关系,希望在工作上得到支持和关照。
  (十六)2009年、2010年、2011年年初,上诉人孙某在其办公室,三次收受巫山县晶宝煤业有限公司总经理秦某为得到关照而送的各0.5万元人民币,共计1.5万元人民币。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巫山县煤管局出具的材料,证明秦某于2009年1月至2014年5月系巫山县晶宝煤业有限公司总经理。
  2.巫山煤文〔2011〕49号《巫山县煤炭工业管理局关于巫山县晶宝煤业有限公司整合(K1区)安全设施设计审查的请示》、巫山煤文〔2011〕50号《巫山县煤炭工业管理局关于巫山县晶宝煤业有限公司整合(K1区)开采设计审查的请示》、巫山县煤炭工业管理局综合科公文处理单(关于巫山县晶宝煤业有限公司资源整合初步设计的批复)等书证,以上书证均由孙某签字,证明孙某于2011年7月为巫山县晶宝煤业有限公司矿井整合给予了支持。
  3.证人秦某证实,他是巫山县晶宝煤业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为了和时任煤管理局局长的孙某搞好关系,希望在工作中得到关照,他代表晶宝煤业有限公司给孙送钱。2009年、2010年和2011年的春节期间,他都会以拜年名义每次送给孙某0.5万元钱,共计1.5万元人民币。
  4.上诉人孙某的供述与证人秦某证实的内容基本一致。他还供认,秦某借拜年的名义给他送钱,是想同他搞好关系,希望得到他的支持和关照。
  (十七)巫山县龙村矿业有限公司下属有石印煤矿、油杉树煤矿、响水洞煤矿,王某系该公司董事长,并在石印煤矿占有股份,柴某在该公司任副总经理,并在油杉树煤矿占有股份。
  2009年、2010年年初,上诉人孙某在其办公室二次收受柴某为了煤矿得到关照所送的各0.5万元人民币,共计1万元人民币;二次收受王某为了煤矿得到关照所送的各0.5万元人民币,共计1万元人民币。
  2011年年初的一天,孙某在巫山县平湖西路国宾酒店附近,收受柴某为了煤矿得到关照所送的0.5万元人民币;收受王某为了煤矿得到关照所送的0.5万元人民币。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巫山县龙村矿业有限公司出具的材料,证明柴某为该公司副总经理,王某为该公司董事长。
  2.巫山煤发〔2010〕99号《巫山县煤炭工业管理局关于龙村矿业有限公司油杉树煤矿风井改建方案的批复》、巫山煤文〔2011〕38号《巫山县煤炭工业管理局关于巫山县龙村矿业有限公司石印煤矿扩建项目主体工程竣工验收的请示》及市煤管局《批复》等书证。以上书证均有孙某签字。证明孙某对巫山县龙村矿业有限公司所属的油杉树煤矿和石印煤矿给予了支持。
  3.证人柴某证实,龙村矿业有限公司组建于2006年3、4月份,公司旗下有石印煤矿、油杉树煤矿和响水洞煤矿三个矿。他从2006年到2009年担任公司法人代表和总经理,王某是公司董事长。
  在2009年、2010年、2011年年初春节期间,他每年都以拜年名义给孙某送了0.5万元钱,共计1.5万元钱。
  他给孙某送钱是为了和孙搞好关系,希望孙在工作上多关照他们公司的煤矿。他在油杉树煤矿有2%的股份,他给孙某送钱是代表油杉树煤矿。
  4.证人王某证实,他任董事长期间主要负责公司的安全生产和经营管理,公司的副经理柴某主要负责油杉树煤矿的一些日常事务。
  他曾经在2009年、2010年、2011年的每年年初以拜年为名每次给孙某送0.5万元钱,共计1.5万元钱。他跟柴某是多年的朋友,所以就一起去给孙某送钱。但是他是代表石印煤矿,他给孙送钱就是想以拜年为名跟孙搞好关系,希望孙多关照一下石印煤矿。
  5.上诉人孙某的供述与证人柴某、王某证实的内容基本一致。他还供认,柴某、王某给他送钱,是想利用拜年名义,同他搞好关系,在工作中得到支持和关照。
  (十八)2009年、2010年、2011年年初,上诉人孙某在其办公室,三次收受巫山县新铁煤矿股东柯某为得到关照所送的各0.5万元人民币,共计1.5万元人民币。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 巫山县煤管局出具的材料,证明柯某于2009年1月至2011年5月期间系巫山县新铁煤矿股东。
  2.巫山县景泰矿业有限公司的工商资料,证明该公司于2010年4月23日成立,柯某系该公司股东,并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
  3.巫山电煤发〔2009〕37号《巫山县电力煤炭局关于同意巫山县新铁煤矿变更煤炭生产许可证的批复》、巫山电煤发〔2009〕134号《巫山县电力煤炭局关于巫山县景泰矿业有限公司新铁煤矿恢复生产的通知》等书证,以上书证均由孙某签发,证明孙某2009年对新铁煤矿给予了支持。
  4.证人柯某证实,景泰矿业有限公司下属有新铁煤矿。2009年、2010年、2011年的春节期间,他每年都送给孙某0.5万元钱,一共送了1.5万元人民币。
  他给时任巫山县煤管局局长的孙某送钱,主要就是为了和孙搞好关系,在工作中能够得到支持和关照。
  5.上诉人孙某的供述与证人柯某证实的内容基本一致。他还供认,柯某是新铁煤矿的老板,柯给他送钱是想通过拜年名义跟他搞好关系,希望他在日常工作上不为难柯的煤矿。
  (十九)2013年1月,巫山县宏铮彩印有限公司获得了巫山县2012年民营经济补助资金20万元人民币。2013年年初的一天,上诉人孙某在其家中,收受宏铮彩印有限公司股东魏某为了感谢其在申报民营补助资金过程中给予的关照所送的1万元人民币。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巫山县宏铮彩印有限公司工商资料,证明 2011年9月16日该公司成立,魏某出资75万元,占股15%。
  2.巫山经信联发〔2012〕54号《关于下达巫山县民营经济发展专项资金2012年资金计划的通知》、巫山经信联发〔2013〕58号《关于下达巫山县民营经济发展专项资金2013年资金计划的通知》、财政专项资金拨款申请表、预算拨款凭证等书证。证明经孙某同意,宏铮彩印公司于2013年1月7日、2014年2月11日、2014年3月24日分别获得民营经济补贴资金20万元、10万元、20万元。
  3.证人魏某证实,2012年,宏铮彩印有限公司向巫山县经信委申报了一个民营经济发展专项资金的项目,他们当时申请的是70万元,最后巫山县经信委审批下来的是20万元,2013年1月份,这20万元专项资金就拨付给他们公司了。2013年1月份的一天,他到孙某临时的住家,以拜年名义送给孙1万元人民币。送钱的原因一是感谢孙某在他们申报民营经济发展专项资金中的帮助;另一方面他也希望跟孙把关系搞好,以后能继续得到孙的支持,获得更多的民营经济补助项目。
  4.上诉人孙某的供述与证人魏某证实的内容基本一致。他还供认,魏某之所以给他送钱,是为了感谢他在日常工作上的关照,同时也是想同他搞好关系,在日后的工作中继续得到他的关照。
  (二十)2010年、2011年春节前,孙某在其办公室,二次收受巫山县麒麟煤矿股东谭某为了得到关照所送的各0.5万元人民币,共计1万元人民币。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巫山县麒麟煤矿有限责任公司基本情况材料,证明谭某系该公司股东,并担任法定代表人。
  2.证人谭某证实,他在巫山县从事煤矿行业期间,于2010年、2011年的每年春节前,以拜年为名,在孙某的办公室每次送给孙0.5万元,共计1万元钱。
  他当时在巫山从事煤矿生意,所以想通过拜年送钱的方式跟时任煤管局局长的孙某搞好关系,希望能得到孙的关照和支持。
  3.上诉人孙某的供述与证人谭某证实的内容基本一致。他还供认,谭某以拜年名义给他送钱,就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跟他搞好关系,希望他在工作上不为难谭的煤矿。
  另查明,孙某到案后,主动供述了办案机关已经掌握的其收受黄某、陈某二人共计30万元人民币和1万美元的事实,以及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其收受李某等人共计62万元人民币的事实;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查封了孙某位于重庆市江北区的房产。前述事实,有《关于孙某到案情况的说明》、《查封清单》、《协助查封通知书》等证据证实。
  本院认为,上诉人孙某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其担任巫山县电力煤炭局局长、巫山县煤炭工业管理局局长、巫山县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主任等职务便利,多次非法收受他人人民币92万元、美元1万元,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鉴于孙某到案后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主动供述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大部分犯罪事实,依法可从轻处罚。
  关于上诉人孙某提出没有收受陈某2011年下半年送的10万元人民币的上诉理由。经查,孙某在侦查阶段对收受陈某所送的10万元人民币的事实所作的有罪供述、自书材料,与证人陈某的证言就该笔贿赂的收受时间、地点、金额、原因等内容能够相互印证,而孙某关于没有收受该笔贿赂的上诉理由却无任何证据证实。故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孙某及其辩护人提出的,孙某收受黄某、唐某、向某、夏某、魏某、张某、郭某、杨某、施某、马某、尹某、樊某、李某2、秦某、王某、柴某、柯某、谭某等人所送的现金共计人民币67万元和美元1万元,属年节收受礼金,系私人往来,当事人没有任何请托事项,孙某也没有为当事人谋取利益,不构成受贿罪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经查,孙某收受前述钱财数额大,少则5千元,多则数万元,明显超过人情往来的限度;且证人黄某、唐某、向某、夏某、魏某、张某、郭某、杨某、施某、马某、尹某、樊某、李某2、秦某、王某、柴某、柯某、谭某等人均证实,他们之所以给孙某送钱,主要是基于孙某时任巫山县电力煤炭局局长、巫山县煤炭工业管理局局长、巫山县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主任的重要职务身份,是为了感谢或希望继续得到孙某的关照,故孙某收受前述钱财的行为显属受贿性质。孙某及其辩护人所提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孙某及其辩护人所提的原判量刑过重,请求二审法院依法从轻改判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经查,原审法院根据本案的犯罪事实、情节及判决时的法律规定对孙某的量刑并无不当。2015年8月2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九)》,对受贿罪的定罪量刑标准作出了新的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二条第一款的规定,对于孙某所犯受贿罪,应当适用前述修正案的相关规定定罪处刑。
  综上,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二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九十三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第十二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5)渝二中法刑初字第00031号刑事判决。
  二、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孙某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期限应当折抵刑期。被判处有期徒刑的,监视居住二日折抵刑期一日。孙某的刑期自2014年9月4日起至2022年8月30日止。)
  三、对上诉人孙某犯罪所得赃款人民币92万元、美元1万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扣押在案的上诉人孙某的房产依法定程序变卖,抵扣受贿赃款及罚金刑后,不足部分继续追缴,剩余部分予以返还)。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阎 杰
代理审判员: 田 野
代理审判员: 徐文转
二O一六年五月十三日
书 记 员: 黄 艳
书 记 员: 罗怡婷

智豪团队是重庆乃至西南地区首家专做刑事辩护的刑事律师所,团队旗下汇聚了一大批知名刑事律师、法学专家、博士等人才为确保办案质量,智豪律师作为首家向社会公开承诺所承接刑事案件经过全体律师的集体讨论以确定最佳的辩护方案——“集体智慧、团队资源”,结合刑事领域积累的广泛深厚的社会关系资源及刑事辩护的实战经验,“为生命辩护、为自由呐喊”。

团队讨论
点击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