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刑辩18年 我们只做刑辩

重庆智豪律师事务所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两路口新干线大厦B栋22层(整层)

王某玩忽职守罪——自首、立功,判三缓四

公诉机关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王某,男,1966年6月18日出生于浙江省金华市,汉族,大学文化,中国共产党党员,原任金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直属二大队大队长,现任金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直属四大队大队长,主任科员,户籍所在地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现住金华市金东区。
因本案于2016年5月23日被金华市公安局刑事拘留,6月8日被依法逮捕,7月26日被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
现在家候审。
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检察院以婺检公诉刑诉〔2016〕1042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王某犯玩忽职守罪,于2016年9月19日向本院提起公诉。
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
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丁某出庭支持公诉。
被告人王某及其辩护人郭妙玲、陈平到庭参加诉讼。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王某在担任金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直属二大队大队长期间,工作严重不负责任,不认真履行职责,玩忽职守,以致二大队交通事故赔偿预交款的收支工作长期缺乏有效监管,最终导致从事该项工作的协辅警贾某利用管理上的漏洞,伙同他人套取并侵吞、挥霍了二大队交通事故赔偿预交款1158.05万元。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王某的行为已构成玩忽职守罪。
针对上述指控,公诉机关提供了相关证据予以证实,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王某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没有异议,但其认为自己存在自首和立功情节。
辩护人陈平辩护提出:起诉书指控王某构成玩忽职守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王某不构成玩忽职守罪。
理由:按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公安机关涉案财物管理若干规定》,处理交通事故不得收取赔偿预交款。
所以,交警二大队收取交通事故赔偿预交款的行为不是行政行为,而是平等主体之间的代为保管行为,赔偿预交款不属于公款,王某对赔偿预交款的监管不存在领导和管理的职责。
辩护人郭妙玲辩护提出:一、起诉书定性正确,但指控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理由:1、交警支队已无收取事故赔偿预交款的法定权利;2、金华市交警支队对收支核算的管理监督缺失,省公安厅的审计报告已经指出支队不应当为没有账务的大队开账户;3、起诉书指控王某在2006年至2011年期间具体分管大队财务工作缺乏证据;4、王某没有法定招聘协警权、管理协警权、签订合同权、解聘协警权,协辅警由交警支队招聘、签订合同、管理;贾某早就应当清除出辅警队伍,并且辅警不能够从事财务工作,是支队录用并安排了贾某的工作岗位;起诉书指控王某将合同制聘用人员安排在事故预收款收支岗位十年之久,未考虑对岗位人员进行调整,缺乏证据;5、大队、支队没有制度规定王某负有监督使用“王某之印”的职责,其他交警大队即使一个人管理,也未出现问题。
起诉书指控王某对工作中暴露出来的财务人员违规保管、使用印章的现象未进行监管,与事实不符;6、二大队赔偿预支款监管曾受到上级部门表扬,且4次审计尚未查出二大队存在贾某贪污,起诉书指控王某对二大队交通事故赔偿预收款的收支工作缺乏有效监管显然与事实不符。
二、王某情节显著轻微:1、王某不构成情节特别严重。
2009年开始,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不能收取事故赔偿预交款,交警收取事故赔偿预交款属无因管理,而渎职罪构成系不履行法定职责,故王某在2006、2007、2008这3年里具有法定职责,涉案数额为贾某在这3年里套取的钱款共计146万元。
2、具有自首情节。
3、具有立功情节。
4、贾某贪污使得二大队拖欠医院医疗费675万余元,在王某及交警支队的努力下,医院决定按总欠款70%收取,实付为473万余元;从贾某处扣押巨额赃款赃物。
综上,请求法院对被告人王某免予刑事处罚。
经审理查明:
2005年12月至2016年1月期间,被告人王某担任金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直属二大队大队长职务,主持二大队全面工作,对本单位的人员管理、业务管理、财务管理及内控制度管理等工作负有监督管理职责。
其中2006年至2011年期间,王某具体分管大队财务工作,但王某未认真履行职责,对大队交通事故赔偿预交款收支工作缺乏有效的监督管理,未落实领导分级审核制度,使单位内控制度落实和日常监督检查流于形式;王某将合同制聘用人员贾某(另案处理)安排在事故预收款收支岗位长达十年之久,未考虑对岗位人员进行调整,且对从事该项工作的协辅警贾某长期疏于管理,对工作中暴露出来的财务人员违规保管、使用印章的现象未进行监管,致使贾某一人长期违规保管并使用两枚印章,且一人实际操作交通事故赔偿预交款收支工作的情况未得到及时处理和纠正;并且王某对审计后提出的在账务设置上未建立账务勾稽核对关系等问题未进行整改落实,以致二大队交通事故赔偿预交款的收支工作长期处于缺乏有效监管状态,最终导致贾某利用管理上的漏洞,伪造交通事故处理专用章、伪造领条,并私盖印鉴章,伙同他人套取并侵吞、挥霍了二大队交通事故赔偿预交款共计人民币1158.05万元。
2016年5月23日,被告人王某被传唤归案。
2017年2月14日,王某主动向金华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交纳人民币20万元。
公安机关从贾某等人处扣押了名牌包、首饰、宝马车钥匙等财物;经交警支队与有关医院协商,有关医院同意减免伤者的部分费用,且欠医院的款项已全部付清。
另查明:2016年8月10日,被告人王某报警称在金华市金东区东孝街道金东村菜市场有人在贩卖青蛙,后经公安机关调查,该犯罪嫌疑人胡某钱涉嫌犯非法狩猎罪。
该案已由金华市公安局金东分局移送起诉至金华市金东区人民检察院。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予以证实:被告人王某的供述和辩解,证人贾某、倪某、黄某、钱某、陈某1、陈某2、吕某2、邢某、林某、邓某、张某、徐某的证言,干部任免审批表,公务员任免审批表,证明,公务员年度考核登记表,任职文件,交警支队直属二大队领导分工通告,二大队事故押金管理相关规定,二大队综合室人员分工及岗位职责,审计报告,合同制聘用工管理办法,协辅警管理规定,被套取的交通事故预交款数额统计汇总表,抓获经过,户籍证明,胡某钱涉嫌非法狩猎罪一案的立案决定书、取保候审决定书、抓获经过、询问笔录、起诉意见书,扣押决定书及清单,情况说明及票据等。
上述证据符合证据的客观性、关联性、合法性要件,并且证据之间能够相互印证,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针对辩护人陈平提出的赔偿预交款不属于公款、王某对赔偿预交款的监管不存在领导和管理职责的辩护意见,经查,事故赔偿预交款由交警队开具浙江省政府非税收入一般缴款书和浙江省预收(暂扣)款票据,由当事人直接交金华市财政局指定账户,统一管理、调拨,取款时由交警队财务工作人员填写支票并盖交通事故预交款专用章及王某之印章。
因此事故预交款具有公款性质,且王某作为二大队大队长,主持大队全面工作,对二大队事故预交款领取等工作具有管理职责。
故不采纳辩护人提出的该辩护意见。
针对辩护人对本案事实提出的辩护意见,经查:(1)证人陈某1、钱某、吕某2、邢某等多名证人证言证实在2006年至2011年期间,王某分管交警二大队财务工作。
且上述证言能够与被告人王某供述的在此期间财务上主要由其签字相吻合。
(2)根据金华市公安局机关合同制聘用工管理办法等规定,协辅警管理按照“谁用工、谁负责、谁管理”的原则,故交警二大队对其协辅警贾某具有管理职责。
(3)证人贾某、倪某等人的证言及被告人王某的供述证实王某看到过应该由贾某、倪某分别保管使用的印章同时放在桌面上的情况,但未对此提出异议,也未意识到潜在的问题和严重性,二大队对印章使用及内部控制制度执行情况的监管检查不到位。
综上,采信公诉机关的指控,不采纳辩护人对此提出的辩护意见。
本院认为,被告人王某在担任金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直属二大队大队长期间,工作严重不负责任,不认真履行职责,玩忽职守,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造成经济损失150万元以上,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玩忽职守罪。
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公安机关从贾某等人处扣押的若干财物、相关医院减免伤者的部分费用及被告人王某交纳的款项,根据法律规定,不从已造成经济损失的数额中予以扣减,但可以作为酌定从轻处罚的情节。
故不采纳辩护人对涉案数额提出的辩护意见。
被告人王某在被检察机关传唤归案后认为自己对二大队的人员管理是到位的,内控制度也基本落实到位,检察机关出具的归案经过也认为其未如实供述全部事实。
故王某不符合自首如实供述的构成要件,不构成自首。
故不采纳被告人及辩护人郭妙玲提出的被告人具有自首情节的辩护意见。
被告人王某在归案后检举、揭发他人犯罪行为,有立功情节,且自愿认罪,对其从轻处罚。综上,根据本案事实、情节和法律规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  第一款  、第六十八条  、第七十二条  第一款  、第七十三条  第二款  、第三款  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王某犯玩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缓刑考验期限,从本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判长王娜
人民陪审员姜景明
人民陪审员蒋金莲
二○一七年三月七日
代书记员陈云真

智豪团队是重庆乃至西南地区首家专做刑事辩护的刑事律师所,团队旗下汇聚了一大批知名刑事律师、法学专家、博士等人才为确保办案质量,智豪律师作为首家向社会公开承诺所承接刑事案件经过全体律师的集体讨论以确定最佳的辩护方案——“集体智慧、团队资源”,结合刑事领域积累的广泛深厚的社会关系资源及刑事辩护的实战经验,“为生命辩护、为自由呐喊”。

团队讨论
点击进入